男性疾病
性功能障碍生殖感染
男性不育性传播疾病
男性心理
心理保健性心理婚恋心理
心理障碍职场减压心理诊所
男性保健
日常保健保健常识亚健康
性爱保健更年期保健职场保健
男性健美
健身常识健身场地
健身营养运动健身
男性养身
滋补调养生育饮食
补肾壮阳性爱养生

束之高阁的全民健身:天台修跑道 楼顶建球场

更新时间:2015-02-08  已有: 人阅读

  原标题:束之高阁的全民健身:天台修跑道 楼顶建球场

  日前,山东、浙江先后爆出空中跑道、楼顶足球场、操场的新闻,这种“无奈之下的”令颇有黑色幽默的意味,引发关注。因为体育场地严重不足,众多学校和民间无奈之下才向楼顶借空间,让操场“”天空,其实背后折射的还是全民健身在现实中的空间窘境。

  2014年10月12日,日前安徽阜阳市出现首个楼顶“空中足球场”,这个足球场位于当地古商城北大门20米高的空闲楼顶,长度38米,宽为18米,总占地约2000平方米,球场内铺了草坪,场地两端各有一个球门,球场周围和上空都安装了摄像头及护网,以确保足球不会被踢飞下楼。

  据了解,此足球场是由北体大毕业的大学生姚舜祥利用校园创业基金贷款,投入资金50余万元建成的。阜阳地面寸土寸金,当地向的足球场很少;由于噪声、灯光、场地等原因,各住宅小区地面也很难容纳足球场地。除了象征性地向来踢球的市民收取一点费用维持正常开销外,姚舜祥目的是更好地向青少年推广足球运动。

  5人对5人场地仅有数百平方米,对于有千万常住人口的阜阳来说,确实太小,但这块小小的场地却承载了许多人的足球生活,也承载着一个城市的草根足球梦。

  2014年9月7日消息,济南市,开学才没几天,济南市甸柳一小有学生在楼顶做操的消息,让一些家长不淡定了。记者日前实地探访,该校综合楼屋顶本来就是设计的“上人屋面”,也叫运动屋面;每天15分钟,只让学生上楼顶做操,且由老师陪同,不用时大门紧锁。

  “孩子在楼顶上做操?这太了吧?”“是不是招生太多了,连做操的地儿都没了?”该校的做法引得家长吐槽不断。图为三个班150多名同学楼顶做操的壮观景象。

  据该校学生透露,在楼顶操场做操远比下面做操凉快。但具体的防护措施到底能否保障几百号师生的安全,令人担忧。

  2014年9月1日,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赤城街道第二小学的房顶环形跑道正式启用,学生们首次在环形跑道上跑步玩耍。据了解,天台县赤城街道第二小学由于学校建设用地不足,该校在教学楼四楼顶设计了200米环形跑道,这一做法在全国尚属首例。

  图为浙江省天台县赤城街道第二小学“空中跑道”的航拍全景图。

  该跑道位于学校一幢椭圆形4层楼高的建筑顶部,最内侧和最外侧分别是1.2米高的不锈钢防护栏和1.8米高的强化玻璃防护墙,中间则是一圈绿化隔离带。

  据悉,该设计方案还代表中国参加了有“艺术的奥林匹克”之称的“第14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

  对于这个号称国内首创的设计,该校校长接受采访时表示,与其说是合理利用空间的创新之举,不如说是用地不足倒逼的无奈之为。

  赤城街道第二小学位于天台县中心略靠北部,寸土寸金的闹市地段了学校用地。所圈定的学校周边可扩张范围与民宅冲突。

  众所周知,民宅拆迁问题十分复杂,一时半会儿难以同住户,而学校又急于用地,无奈之下就把跑道搬上了屋顶。

  图为9月3日,浙江省天台县赤城街道第二小学的孩子们在学校的楼顶跑道上体育课,这所新校园和楼顶跑道是9月1日新学期刚刚投入使用的。

  图为杭州娃哈哈小学的孩子们在屋顶操场上体育课(2014年5月28日摄)

  2014年9月4日,山西太原,幼儿园的孩子们在5层高的“空中操场”上玩耍。这一处屋顶的露天阳台被3米多高的围墙和栅栏着,地面铺着一层塑胶草坪,设有滑梯等游戏设施,供孩子们做操、游戏。

  事实上,赤城街道第二小学和太原幼儿园面临的共同难题,只是众多学校在城市化进程中一个缩影。

  这些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一些中小学逐渐被高楼大厦所包围。一方面,城市化带来了大量人口需要读书,而另一方面被高楼大厦包围的学校已经没有了扩建的空间。

  在体育场地不能满足教学基本需求的情况下,可以说向楼顶要空间成为了它们唯一的选择。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八中的“空中操场”,于2008年启用,占地16349平方米,投资近亿元,从地平面向上“腾空”5米,分地上、地下一、地下二共3层。

  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学校建设用地不够是无法逾越的现实,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空中操场”未尝不是一种新的途径。图为太原幼儿园的迷你“空中操场”。

  不过也有人认为,抛开安全和噪音问题不提,“空中操场”也不宜提倡,至少这不应是首选。有网友这样说:“中国之大,已经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吗?说好的‘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呢?”

  2013年9月29日上午9点半,位于贵阳二戈寨立交桥桥面上,川流不息的车流中约七八十名身着校服年龄十三四岁的学生正在分组奔跑。

  据在现场的学生所属学校负责人说,这些孩子是立交桥下的民办兴国学校的学生,正在进行按教育部要求的学生体能测试。校方负责人无奈地表示,由于学校没有操场,只好立交桥面来进行测试。

  负责人介绍,该校总共约有五百余名学生,主要是农民工子女,学校也知道此处比较,但苦于学校没有合适的场地,迫于无奈在此地进行此项测试活动。

  相关照片被传到网上后,引发热议,很多网友质疑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目前相关部门已做出核查,对事件中涉及的民办兴国学校及相关责任人做出处理。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

  原标题:束之高阁的全民健身:天台修跑道 楼顶建球场

  日前,山东、浙江先后爆出空中跑道、楼顶足球场、操场的新闻,这种“无奈之下的”令颇有黑色幽默的意味,引发关注。因为体育场地严重不足,众多学校和民间无奈之下才向楼顶借空间,让操场“”天空,其实背后折射的还是全民健身在现实中的空间窘境。

  2014年10月12日,日前安徽阜阳市出现首个楼顶“空中足球场”,这个足球场位于当地古商城北大门20米高的空闲楼顶,长度38米,宽为18米,总占地约2000平方米,球场内铺了草坪,场地两端各有一个球门,球场周围和上空都安装了摄像头及护网,以确保足球不会被踢飞下楼。

  据了解,此足球场是由北体大毕业的大学生姚舜祥利用校园创业基金贷款,投入资金50余万元建成的。阜阳地面寸土寸金,当地向的足球场很少;由于噪声、灯光、场地等原因,各住宅小区地面也很难容纳足球场地。除了象征性地向来踢球的市民收取一点费用维持正常开销外,姚舜祥目的是更好地向青少年推广足球运动。

  5人对5人场地仅有数百平方米,对于有千万常住人口的阜阳来说,确实太小,但这块小小的场地却承载了许多人的足球生活,也承载着一个城市的草根足球梦。

  2014年9月7日消息,济南市,开学才没几天,济南市甸柳一小有学生在楼顶做操的消息,让一些家长不淡定了。记者日前实地探访,该校综合楼屋顶本来就是设计的“上人屋面”,也叫运动屋面;每天15分钟,只让学生上楼顶做操,且由老师陪同,不用时大门紧锁。

  “孩子在楼顶上做操?这太了吧?”“是不是招生太多了,连做操的地儿都没了?”该校的做法引得家长吐槽不断。图为三个班150多名同学楼顶做操的壮观景象。

  据该校学生透露,在楼顶操场做操远比下面做操凉快。但具体的防护措施到底能否保障几百号师生的安全,令人担忧。

  2014年9月1日,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赤城街道第二小学的房顶环形跑道正式启用,学生们首次在环形跑道上跑步玩耍。据了解,天台县赤城街道第二小学由于学校建设用地不足,该校在教学楼四楼顶设计了200米环形跑道,这一做法在全国尚属首例。

  图为浙江省天台县赤城街道第二小学“空中跑道”的航拍全景图。

  该跑道位于学校一幢椭圆形4层楼高的建筑顶部,最内侧和最外侧分别是1.2米高的不锈钢防护栏和1.8米高的强化玻璃防护墙,中间则是一圈绿化隔离带。

  据悉,该设计方案还代表中国参加了有“艺术的奥林匹克”之称的“第14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

  对于这个号称国内首创的设计,该校校长接受采访时表示,与其说是合理利用空间的创新之举,不如说是用地不足倒逼的无奈之为。

  赤城街道第二小学位于天台县中心略靠北部,寸土寸金的闹市地段了学校用地。所圈定的学校周边可扩张范围与民宅冲突。

  众所周知,民宅拆迁问题十分复杂,一时半会儿难以同住户,而学校又急于用地,无奈之下就把跑道搬上了屋顶。

  图为9月3日,浙江省天台县赤城街道第二小学的孩子们在学校的楼顶跑道上体育课,这所新校园和楼顶跑道是9月1日新学期刚刚投入使用的。

  图为杭州娃哈哈小学的孩子们在屋顶操场上体育课(2014年5月28日摄)

  2014年9月4日,山西太原,幼儿园的孩子们在5层高的“空中操场”上玩耍。这一处屋顶的露天阳台被3米多高的围墙和栅栏着,地面铺着一层塑胶草坪,设有滑梯等游戏设施,供孩子们做操、游戏。

  事实上,赤城街道第二小学和太原幼儿园面临的共同难题,只是众多学校在城市化进程中一个缩影。

  这些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一些中小学逐渐被高楼大厦所包围。一方面,城市化带来了大量人口需要读书,而另一方面被高楼大厦包围的学校已经没有了扩建的空间。

  在体育场地不能满足教学基本需求的情况下,可以说向楼顶要空间成为了它们唯一的选择。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八中的“空中操场”,于2008年启用,占地16349平方米,投资近亿元,从地平面向上“腾空”5米,分地上、地下一、地下二共3层。

  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学校建设用地不够是无法逾越的现实,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空中操场”未尝不是一种新的途径。图为太原幼儿园的迷你“空中操场”。

  不过也有人认为,抛开安全和噪音问题不提,“空中操场”也不宜提倡,至少这不应是首选。有网友这样说:“中国之大,已经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吗?说好的‘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呢?”

  2013年9月29日上午9点半,位于贵阳二戈寨立交桥桥面上,川流不息的车流中约七八十名身着校服年龄十三四岁的学生正在分组奔跑。

  据在现场的学生所属学校负责人说,这些孩子是立交桥下的民办兴国学校的学生,正在进行按教育部要求的学生体能测试。校方负责人无奈地表示,由于学校没有操场,只好立交桥面来进行测试。

  负责人介绍,该校总共约有五百余名学生,主要是农民工子女,学校也知道此处比较,但苦于学校没有合适的场地,迫于无奈在此地进行此项测试活动。

  相关照片被传到网上后,引发热议,很多网友质疑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目前相关部门已做出核查,对事件中涉及的民办兴国学校及相关责任人做出处理。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网站首页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2012-2022 东方健康网 greateremmanuelprep.com 版权所有